经典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我不是武大郎在线阅读 - 042 钓鱼

042 钓鱼

        042钓鱼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十三陵水库,旁边的一个野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老爷子头戴草帽,悠哉悠哉地坐在一个小板凳上。一根青竹做的鱼竿,虚虚地握在手里,根本不管鹅毛做的鱼浮早已经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伺候的林仁,急得大叫:“赶紧拉竿,鱼都吃钩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老爷子白了一眼心浮气躁的大儿子,晃晃鱼竿:“着什么急?现在咬钩的,都是些小杂鱼。懒得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杂鱼也是鱼啊!您这不是白白地浪费鱼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老大啊,你这格局就这么窄吗?小的时候,你是受了不少的苦,但也不至于这么抠唆啊!不就是条蚯蚓嘛,你再去挖两条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六十岁的老头子,被八十多的老爹指派挖蚯蚓,不知道,算不算是一种幸福?

        林仁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现成的铝合金鱼竿不用,非要跑到人家竹园里,偷偷砍两棵青竹。由于“作案”经验不丰富,被人家看园子的发现了,爷俩被迫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老爷子年纪大了,腿脚还蛮利索,跑起来跟个电兔子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怜林仁自幼就体弱多病,长大后又整天坐办公室,哪有这种体验?没跑几步,就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亏看园子的没有穷追猛打,要不然,堂堂的高管因为偷竹子被打,这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啊!

        跑到水库边了,老爷子拿出鱼线,拴钩挂浮,才发现忘了带鱼饵了。林仁想让司机跑一趟,买点儿鱼饵、鱼药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劈头就是一顿臭骂:“你这是钓鱼,还是来糟蹋钱来了?花那么多钱,你得钓多少鱼才够本儿?挖蚯蚓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挖蚯蚓可是个技术活!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你随便拿个铁锹,在水泥地上就能刨出来的。得在松软的土里,最好是在腐烂的树叶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的蚯蚓又肥又大,光看着就很有食欲——当然,这是对于鱼来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铁锹,林仁用树枝好不容易掘了几条,强忍着想吐的感觉,挑到一个茶叶盒里,颠颠地跑过去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刚送过去,就遭到了老爷子的嫌弃:“你也不看看,我这是几号的鱼钩,那么粗的蚯蚓,挂得住吗?再去挖点儿小的来,真是个废物!一点小事儿都办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废物林仁只好忍气吞声,再跑到树底下,撅着屁股寻找,身形相对苗条一点的蚯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那年月的环境太好,也可能是当地的食物过于丰富,那些蚯蚓个个吃得脑满肠肥,珠圆玉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了半天,才找出五六条勉强符合要求的,“身材苗条”的小蚯蚓,就这样白白地,因为鱼太小,因为老爷子懒得理它,被浪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林仁怅然若失的模样,老爷子干脆把鱼竿一放,专心训起儿子:“狗子,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来钓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。是因为首长邀请,您才选择了这个比较安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知道,为什么首长在退休之前不约我钓鱼,这边退了才喊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林仁想了一下,“难道是为了避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避嫌个屁!你要真是那块料,他还会忌惮什么,不敢支持你吗?你呀,就是格局太小。当一个部门的主官,已经是你的极限了。狗子,德不配位,是祸不是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仁也有点生气了:“爸,我这些年也没出过什么错吧?为什么您就这么看我不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出错,恰恰说明了问题。你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,只能当个守成的,当不了创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侧耳听了一下,喊了一声“大鱼上钩喽”,一甩鱼竿,一条三寸长的小鱼就被甩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砸吧砸吧嘴:“可惜了!以为是条大鱼,原来是个小黄骨。真不是个东西,等了半天,就等来了这么个玩意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刚刚赶到的首长立刻就接上了火:“好你个林二愣子!就等这么一小会儿,就开始指桑骂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老爷子嘴一撇:“咋啦?你迟到了,还不兴别人抱怨几句?你现在跟我一样,都是个退休的闲散人员,装什么日理万机的?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首长也不是个善茬:“是哪个家伙说的,在水库边上?这都多远了,还能算是在边上吗?亏着你的司机在那边守着。要不然,你要是突发个脑溢血啥的,我还得随个份子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呸呸,咱老林的身体,那是杠杠的。不像某个玩心眼儿的家伙,一宿起夜六七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人家对轰,林仁自然是没有说话的份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前握手问好之后,林仁赫然发现,跟在首长身后的,除了大秘谭鑫跃,居然还有个熟人武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这……”林仁指着武达,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突然接到首长的电话,林仁是满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首长已经退下来了,但虎老雄风在,谁也不敢轻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老人家肯说句话,自己肯定能加分不少。就有希望在两三年之内,直接晋升一步。而不是等到即将退休的时候,给个象征性地提拔,到个养老的职位上享受最后的荣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有了,林老爷子各种刁难,林仁百般奉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老人家说了,他要找林老爷子钓鱼,而不是找他林仁钓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仁不会钓鱼,也不喜欢钓鱼。尽管他可以配合着假装“喜欢钓鱼”,但考虑到身份对等的问题,他才厚着脸皮请求老爷子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老爷子其实也不想出来钓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儿子苦苦哀求,又加上他也很好奇,这些年已经来往不多的首长,能有什么事,找自己这个糟老头子说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边,谭鑫跃对着林仁解释了一下:“今天主要是首长想钓鱼,我和武达是来捧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捧场?

        首长需要武达捧场吗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人家说一声,想捧场的人能站满整个长安街,还需要你个乡巴佬,颠颠地从东江赶过来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说实在的,这武达也是个人物呀!悄么声地,就跟首长扯上关系了。看着一脸忠厚老实的样子,也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!

        幸亏,我始终没有同意他和滢滢的婚事,还是一天好呀!虽然看着轻浮了点儿,但能一眼看穿,也比这种大奸似忠的家伙强一万倍!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老人家和林老爷子已经摆出各自的兵器,并肩战斗,呃,似乎也可以说是展开了一场比拼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拿鱼竿戳戳我的浮子,我拿鱼竿再回击一下。你捡了个小石子扔过来,我就弄个大块儿的丢过去。你骂我一句“大傻子”,我骂你一句“二愣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钓鱼,讲究的是心平气和,讲究的是个“静”字。像这两位老小孩儿,打打闹闹,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捞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鱼饵耗尽,两个人都是一无所获。好像也不对,林老爷子正举着最初钓的那条小黄骨嘚瑟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