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- 其他小说 - 末世吾乃宝妈在线阅读 - 629 对付文静这种人

629 对付文静这种人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陈彩蝶来说,其实她不管是在末世之前,还是在末世之后,都没受过什么苦,无论是她自己的故事版本,还是追她的那几个男人的故事版本,都没有提及她受过苦难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一开始,她的老公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,可以把她和两个女儿的方方面面都照顾妥帖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她的老公死了,她和团队二把手在一起,也是生活得很好,物质充足,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要陈彩蝶去处理那些兽皮和兽骨,她根本就吃不了这个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朝着筱龙宝的那超800人大团去想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这般,就在卿溪然领着的超800人大团,开始轰轰烈烈的投入勘探及调查工作的时候,陈彩蝶把孙雨昂和孙露婷留在同助会里处理那些兽皮和兽骨,自己稍作打扮了一番,又找到了卿溪然他们所住的酒店门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酒店有一大半都空了,人都出去做事了,留下的就只有卿溪然、文静,还有几个孩子,及那些个保护卿溪然和孩子们的驻防及安检。

        绪佑闲不住,也戴了块口罩出去打个怪遛个弯儿先,这里虽然是他的地盘儿,但也有不少从东部地面安全区过来的人,保不齐就会有个人把他给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还是低调点行事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陈彩蝶穿戴打扮一新,一路往酒店来的时候,坐在酒店大堂里,戴着帽子,用帽檐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的卿溪然,对坐在身边的文静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彩蝶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孩子正在酒店大同的喷水池边上玩儿,这喷水池早已经干涸了,但池子边上有很多那种小小的鹅卵石,几个孩子就捡那鹅卵石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筱龙宝和另外几个男人,站在卿一一和洋洋几个孩子附近,他们随意走动着,看起来并没有特意在干什么,却是时时刻刻注意着几个孩子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文静听了卿溪然的话,便是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这个薛大美女究竟脑壳有什么问题,这把人救回来了,自己又去忙别的,就放着陈彩蝶不管,现在倒好,陈彩蝶非巴着我们不放了,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文静起身来对卿溪然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这件事你别管,我出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文静就离开了,留下罗老二在地上一会儿爬一会儿站起来巴着墙壁挪啊挪的,还给他自己挪到了卿一一的身边去,小胖手抠了块石头,流着口水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卿溪然看着罗老二,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温柔的笑意,又叮嘱筱龙宝把罗老二手里的小石头拿走,免得这孩子当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给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卿溪然转头,目光穿过透明的玻璃,看向酒店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陈彩蝶已经走到了酒店的门口,几个身穿便装的驻防拦住了她,另外有个安检也出来了,开始询问陈彩蝶的来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陈彩蝶又开始哭,那便衣安检便是皱着眉头看着她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你,昨天我们的人不是把你送去了同助会吗?怎么你今天又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实在是待不了那里啊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泪水涟涟的陈彩蝶,不知道看起来有多可怜,她少说也有30几岁的年纪了,但因为一直以来保养得当,所以皮肤看起来还很白嫩光滑细腻,哭起来的时候,也很会找角度,虽然是在哭,但让人觉得她哭起来也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自己在同助会里,遭人白眼,那些女人表面上不说什么,其实暗地里在歧视她,孤立她,氛围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负责询问陈彩蝶的安检,见陈彩蝶这个样子,又听陈彩蝶说的自己好像遭遇了冷暴力,姿态就有些的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这社会对美女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,很多地方的女人只要能活下去,被人冷暴力算什么,就是热暴力,她们该忍辱偷生的,还是得忍辱偷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陈彩蝶哭着说她受不了冷暴力,就会让男人感觉到心软,这当然也算是一种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堵在酒店门口的安检,正要安慰陈彩蝶几句,文静就走出了酒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只见文静穿着她的那一身灰色的骑马装,对陈彩蝶劈头盖脸,一阵噼里啪啦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事儿啊,我看你还是得找薛小姐帮忙,你是她救的,薛小姐在东陲镇上很有威望的,她可以帮你解决很多问题,你找我们也没用,我们跟薛小姐其实本来也不是一伙的,只是我们要来东陲镇做事,薛小姐刚巧也要回东陲镇,她跟我们一路过来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严格来说,薛运是薛运的团队,卿溪然是卿溪然的团队,因为薛运要从湘城运强化剂到东陲镇来,她自己又没有强而有力的团队可以保证这一路上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还是要仰仗曲阳帮她运,同时她的人也就跟着卿溪然的团队一起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刚回东陲镇吗?薛运就忙着清点强化剂,及安排同助会的姐妹注射事宜了,而且还是免费注射的,可以说,任何一个同助会的女人,都可以注射强化剂,不要钱!!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陈彩蝶对此并不知情,她一见又是文静出来了,眉头便是难受的蹙了起来,看样子呼吸有些的急促,单手还抓住了自己的衣襟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在高铁上的时候,陈彩蝶就见识过文静了,她对文静的第一印象,就感觉文静这个人有些盛气凌人,那嘴就跟刀子似的,说起话来很快,也根本就不给人留情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文静这种人,就不能跟她正面硬杠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只见陈彩蝶身子一软,仿佛呼吸不过来一般,直接晕倒在了对面安检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安检一下子就呆住了,下意识的就把人给抱住,又不知该丢还是不该丢,只能回头看向文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文静没料到陈彩蝶会晕过去,这人说着说着,怎么就晕了呢?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只能对那安检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,你快把她抱到一边,赶紧叫薛运过来,这人要是在我们这儿出了问题,薛运那神经病肯定跟我们没完......哎呀,你别往酒店里头抱,这这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