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小说网 - 其他小说 - 末世吾乃宝妈在线阅读 - 628 同助会

628 同助会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也不怪陈彩蝶的眼睛,主要是这个筱龙宝穿得也太夸张了,明明就是跟着绪佑出来,保护绪佑,主要是保护卿一一的,他却穿着一身貂皮黑大衣,脸上带着墨镜儿,脖子上还挂着几大串晶核做的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有十根手指头没错吧?他手上却戴了15颗晶核戒指!

        出门在外,晶核就是一个异能者的标配,但凡有异能者把晶核当成了首饰什么的戴在身上,那就等于是在告诉别人,老子晶核多,快来抢啊快来抢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钱非大佬,能这么嚣张?

        非但如此,因为刚刚下车,筱龙宝一身的臃肿,所以落后了卿一一几步,便干脆指手画脚的吩咐这几个便衣驻防,给卿一一几个孩子搬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还喊着,“轻点儿轻点儿,这里头可都是珍宝,别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箱子里就是卿一一的一些玩具,她的珍宝。

        任谁看到了筱龙宝这样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,及他跟末世暴发户一样的穿戴,都会认为他在这个团队里的身份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陈彩蝶直接扑了上去,抱住了因为身材臃肿,而来不及闪躲的筱龙宝,只听得她大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呀,大哥,求求你救救我吧,大哥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筱龙宝长这么大,还没被女人这样投怀送抱过呢,他一时间愣住了,然后条件反射的一把推开了陈彩蝶,自己还往后退了一大步,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来,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强占美少年的便宜,阿姨,你道德沦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这怎么不按牌理出牌了?陈彩蝶愣住,她身后的两个女儿,更是看着筱龙宝这幅做派,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应过来,陈彩蝶红着眼眶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,我被人追,她们想强行拉我走,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背后妇女儿童同助会的人就跑上前来,一把抓住了孙雨昂和孙露婷,这母女三人看起来不怎么好打交道,她们决定先把孩子控制住了,再慢慢的跟陈彩蝶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在酒店的门口,两个女孩儿放肆的尖叫着、挣扎着,仿佛同助会的人要抓她们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彩蝶回头看了看女儿们,又看向筱龙宝,双手合十的哀求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救救我们,求求你,救救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这这,这,这不归我管啊,超过我的能力范畴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地上,筱龙宝见状,也是急得跳,因为驻防都是有纪律的,每个人,该做什么事,不该做什么事,都有规定,如果越权去做了自己不该做的,那会受到非常严重的纪律处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逻辑很容易理解,战场上,不能因为看着别的战场告急,就跑去帮别的战场打一架吧,那会丢了自己的战场,也会让指挥官的全盘部署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每个驻防都是一颗棋子,任由指挥官落在棋盘的指定位置,尽情搏杀,指挥官没让棋子去的区域,棋子就不能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筱龙宝的主要任务,是保护卿一一,顾好卿一一周围的一切,方才他忙着给一姐拿行李,一姐跟着洋洋几个孩子往酒店里面跑了,他马上就要去找一姐,否则一姐出了什么事,他不必老大来罚他,他自己先引咎自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虽然筱龙宝也很同情陈彩蝶,想要锄强扶弱,帮助陈彩蝶母女三人脱困,可是他是个驻防,必须做好自己的主要任务,才能算是个合格的驻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筱龙宝为难的又往后退了几步,随后,一把拽过了旁边的一个安检,挡在了自己的面前,对陈彩蝶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事儿,我还有十万火急的事儿,你找他,拜拜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筱龙宝就赶紧的提着卿一一的小黄人行李箱跑进了酒店,有种唯恐避之不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筱龙宝随手抓过来的安检,倒还是个负责任的,面对陈彩蝶的这种情况,他详细的询问了妇女儿童同助会的那几个女人,又叫了几个安检,陪着陈彩蝶、孙雨昂、孙露婷一同去了同助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亲眼见过了这个同助会的正规,及听了同助会的那些女人的解释后,那几名安检才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陈彩蝶还是有些不甘心,一个仅仅只能提供女人们正常温饱生活的同助会,和一个超800人的大团,哪个更能让她过得好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她看过这个同助会了,位置及规模,只是末世之前东陲镇上的一个小区,女人和孩子们在这个小区里可以正常的生活,男人们要进入这个小区,都是需要登记的,而且说是同助会,这里面的女人也还是要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东陲镇上有很多异能者,出去打怪的话,装备就很容易破,有的修修补补的还可以用,有的再怎么修补,也没办法就只能换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要从湘城买装备的话,时间上来不及,加上运费和人工一起的话,价格也有点贵。

        薛运就专程管卿溪然要了一门营生给东陲镇上的妇女儿童同助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所有交易行里收回来的兽骨和兽皮,都会运回湘城的工厂加工成装备和武器,再运到南部地区的各地交易行里销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薛运得到了卿溪然的特许,她可以从东陲镇的交易行里按照收购价批发出兽皮和兽骨,拉到同助会里,让那些女人加工,然后再卖到交易行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东陲镇上的物资和装备,除掉运输成本后,自然便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同助会里的女人们来说,也是一门莫大的,且主要的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陈彩蝶看了看这些兽皮和兽骨的加工过程,兽骨就不用说了,要操纵非常复杂的仪器,将兽骨切成各种趁手的武器,那兽皮,简直看得陈彩蝶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兽皮还是血淋淋的,刚从变异怪的尸体上切割下来的,有的兽皮也不知道放了几天,臭烘烘的让人想吐,更不要说,女人们还要拿着这些兽皮去冲洗,洗一遍不算,还要洗很多遍,把兽皮上的血和臭味全都冲洗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是最恶心,最恶心的要属那种兽皮上还挂着肉的,呕~~~还要把肉给刮下来!